歡迎訪問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頁 > 小說 > 愛情小說 > 文章正文

我在光陰的止境等你

時間: 2018-05-22 | 作者:瞬息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389次

  (一)片斷中有些散落,有些深刻的錯

  四月的南方,櫻花招搖放縱,那一簇簇的粉色,像密密麻麻的蝶,又像毫無頭緒的夢。指間的銀戒灑落一抹陰影,那璀璨的銀,閃耀著當初的記憶,過往的片斷刺傷了眼睛,窒息的空氣里夾雜著煤氣帶來的凜冽和痛惜。

  蕭寧總說,蘇默默,這么大個孩子了跑步還扭到腳,真是矯情;又說,蘇默默你是不是從小就喪失了免疫力,這么明媚的天氣還得重感冒;蕭寧還說過,帶著異樣的口吻,掛著痞子似的深笑,“蘇默默,其實,你還挺可愛的。”

  還記得高一的時候,一向在學校威風八面的教導主任“夜叉”汪莉萍,在一個“月黑風高”的夜晚發現正在后院擁抱著的我和蕭寧,她那一瞬間的錯愕就像被煮熟了的鴨子又被施加鞭笞之刑。

  我們很榮幸的被帶到了校長辦公室。之后我和蕭寧在學校后院“偷情”的消息也不脛而走。蕭寧叫我別怕,說他家人給了學校很多私人贊助,所以面對一干人等的“盤問”,他顯的是那么漫不經心,甚至最后他還對著半頭白發的校長咆哮道:“我就是喜歡她,怎么樣?”我急忙拉了拉他的衣角,可我并沒有說話。

  我的家境并沒有蕭寧家那么好,或者說是天差地別,。請家長似乎是所有老師的殺手锏,蕭寧的父親在接到校長的電話后如約而至。

  蕭寧的父親威嚴而又冷漠。兩道巴掌狠狠地扇在蕭寧臉上,連我,隔著一米遠,都能感受到那隨著手掌扇動而來的呼嘯的風。蕭寧表現的出奇的平靜,他被蕭父帶著離開的時候,那雙明亮而又堅韌的雙眼望著我,欲語還休。

  蕭寧再也沒有回學校了。他被父親帶去了美國。學校十分堅定的讓我退了學,在他們眼里,我就和那些不要臉的狐貍精沒什么兩樣。我和家人的關系每況愈下,母親總是哭泣著,絮叨著,而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而被辭掉工作的父親,遞給我的眼神中,包含的也只是一種落寞的恨女不成才的失望。

  零度,所有的嘲諷,零度,所有的流言碎風。

  (二)你知道,你曾經被愛并且經過

  蕭寧離開已經有七年了,此時的我,只是一名小小的鄉村教師。在我決定離開那座承載我多年歡笑和淚水的城市,自愿與鄉下的姥姥一起生活的時候;在我背上行李準備離家的時候;在我被母親溫暖的懷擁抱著的時候,在我看見身后的父親暗自流淚的時候,我明白了,在這個世界上,只有我的父母,愛我如生命。

  鄉下的一切都是自然的。沒有那些熟悉而又可怕的臉,沒有熟悉而又另人懷念的景色,卻那樣輕,那樣空明。我如愿的考上了一個并不出色的學校,又回到鄉下做一名并不出名的老師,日子就這么簡單而又平靜的過著,直到我偶然間翻到一片新聞,雙手開始莫名的顫抖。

  報紙上的版面是那么的寬廣,底色又是如此的絢麗。“蕭氏企業與榮氏企業跨國聯姻”幾個大字不斷在腦海里翻騰。本來就優秀的他,此時更是奪目。畫面中的男子已經褪去了當年的那份狂傲,一身瀟灑的西服將他襯托的俊氣迫人。時間真是個可怕的東西,能讓從前不修邊幅的他打造成如今的八面玲瓏,一絲不茍的蕭企大少。

  右手觸摸著依偎在他身邊同樣出色的榮氏千金,我嘲諷的把手上的戒指取了下來。銀色的光澤早已被顛沛的歲月所侵蝕,那清冷的質感,陰涼涼的匝著人。

  夢中的少年,沉淪在酒吧里。我在那吧臺的一角找到了他。他說,默默,那個男人又和別的女人跑了,母親才剛剛離世,他怎敢這樣,他頓了頓,又說,默默,我又是一個人了,為什么都要丟下我。我上前把滿身酒氣的他緊緊抱住,像個母親,又像是戀人的口吻,說:“別怕,你還有我,我不會離開你的。”

  (三)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樂里,我最喜歡你

  蕭寧竟來找我。在那樣美那樣深的夕煙下,他靜靜地站在我門口,身后的斜影,被大片大片的夕煙拉成亙古的漫長。錯愕與驚喜,兩種極致的感情排山倒海般的將我吞沒。

  依舊是那樣熟悉的眼神,干凈而溫暖。盡管我曾幻想過癡盼過無數相遇的場景,然而,當他在我的生命中再度開口,僅僅兩個字,卻足以再度摧毀我。他凝視著我,像是空谷足音那樣悠遠的聲響:“默默~”

  我半晌才回顧神。卻尷尬地冒出這樣一句:“恭喜你啊,快要結婚了吧。”

  “你不喜歡的話,我可以取消婚約的。”他淡淡地回答我。

  為什么喜不喜歡只是你一句話就能夠決定的?就像你當初不聲不響的從我生命中離開的果斷,還是對感情的木然?我憤怒的想著,繞過他沖進屋內。在合上門的時候,帶著一絲怒氣對他說:“蕭寧,在你眼里,感情到底算什么?你已經遇到了最好的,何必再來憐憫最可笑的。我很好,希望你今后也能好好的愛你的新娘。”

  門重重的關下,可心痛的感覺卻無法停息。蕭寧,為什么還要來找我,你難道不知道,已經不一樣了嗎?時光已經離我而去,逃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了,而我,也再沒有力氣追上它了。

  蕭寧沒有走,一直站在樓下。鄉下空曠的夜很是寂冷。透過窗戶的一角,我看見被橘黃色的路燈包裹著的他,那夢一般的場面,卻是我留念一生的風景。

  我緩緩地倒在窗前,泣不成聲。

  蕭寧不知道是何時離去的。早上從窗前醒來,樓下已經沒有人了。只有那路燈下,堆滿了一地的煙頭。

  不會再見面了吧,終于不會再見面了吧,可心中的那份隱忍,又是什么呢?

  (四)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,我最喜歡你

  來找我的人是蕭齊——蕭寧同父異母的弟弟。他將一枚銀色的戒指平平穩穩地放在桌上,說:“哥哥臨走前叮囑我要把它交給你,他曾說過,這是他最珍貴的東西。他叫我告訴你把他忘了,還有一句,對不起。”

  “走了,又走了,好啊,美國可比這兒有趣多了。”我拿起戒指,重重的呼了一口氣道。

  “你不知道嗎?”蕭齊突然笑了,“我的意思是哥哥已經去世了,就在昨天清晨。”

  “你騙我,前天他來找我時還是好好的。”我忽地從座位上躍起,死死地瞪著蕭齊,不可能,這不可能,我不斷安慰自己。

  蕭齊嘴角微微上揚,慢吞吞卻又條理清晰地道出了一切:“真不知道我那位好哥哥是怎么一回事,在美國大少爺做的好好的,卻為了回國,甘愿與大陸毫不認識的榮氏聯姻,又在回國后不顧父親的反對想要解除婚約。雖然榮氏也只是為了穩定公司股票而巴結上我們,但父親看中的榮氏千金,好歹有個不錯的出身,據說還是才藝雙絕。你懂嗎?可你知不知道,因為你,哥哥的生活過的是多么的墮落,人前是風光干練的富家子,人后卻是流連夜店的買醉郎,酗酒,抽煙,各種陋習幾乎將他的身體掏了個空,早就落下一身瘧疾。昨天清晨,他拖著不堪的身體回來,一臉的疲倦,身上燒的厲害,你沒看見他臨終前那慌亂的模樣,還有他對我卑微乞求時的可悲。”

  “他得的什么病?”

  “肝癌,晚期。”

  蕭齊并沒有注意一旁失魂落魄的我,他優雅地向門口走去,又略有歉意地轉過身來,對我說:“忘了告訴你,蘇默默,在美國的時候我就知道哥哥得了什么病,原本我是想要告訴父親的。可在得知你的存在后,我又改變了主意,我幫著哥哥在父親面前說好話,讓他有機會回國,再查到你的地址,排演了最后一場鬧劇。我想,你因該知道,他的父親能夠被我的母親搶走,同樣,屬于他的企業,我也應該得到。蘇默默,哥哥那么愛你,你怎么會舍得他呢。哥哥一定會寂寞的。”

  “滾~”我使出全身力氣,隨手拿起一個杯子向他砸去,他仿佛料到我有此反應,靈巧地躲了過去,杯子砸到地上,碎了一地。

  他“呵呵~”的笑了兩聲,極其滿意的離開了現場。

  四月的南方,櫻花招搖放縱。我慎重地帶上鎖在抽屜里的戒指,淚嘩嘩地落了一地。

  “默默,這是我母親留給我的一對戒指,你戴一個,我戴一個,從此我們就是夫妻了。”樹蔭下的他,靦腆地對我攤開手掌,兩只純銀色的戒指在他掌心中相互依偎著。我微笑著說:“好。”陽光將我們的影子縮短又拉長。

  廚房里的煤氣就這樣放肆的充溢在屋子里,我斜靠在封閉的窗前,望著那筆直的電桿,蕭寧的呼聲就這樣在耳邊縈繞,像是佛前不生不滅的梵語般空靈,“默默~默默~”那聲音高一聲,低一聲,又漸漸消失在時光的洪流中。

  蕭寧,你知道嗎?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,我最喜歡你。

  我最喜歡你。

文章標題: 我在光陰的止境等你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gwclfa.live/article-54-88400-0.html

[我在光陰的止境等你] 相關文章推薦:

    Top
   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官网